官渡派出所原代所长被控刑讯逼供嫌疑人用橡胶棍殴打嫌疑人双腿导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19-10-29 23:28

  官渡公安分局官渡派出所在抓获涉嫌抢劫的团伙成员胡某后,派出所代所长唐蕾讯问嫌疑人胡某时,看到胡某额头上文有“天眼”文身,讯问胡某抢劫了多少次?究竟是哪个帮派的?胡某否认。胡某双手被反捆在身后,嘴巴被胶带封住,唐蕾用警用橡胶棍殴打胡某双腿,导致轻伤二级。唐蕾的行为被指控犯刑讯逼供罪。22日,官渡区法院公开审理唐蕾刑讯逼供一案。

  官渡区检察院指控:2018年11月2日上午,官渡公安局民警在官渡区西庄村某招待所抓获涉嫌抢劫案的嫌疑人胡某等人,随后将胡某等人带到官渡派出所进行审查核实。期间,官渡派出所代所长唐蕾讯问胡某是否参与抢劫案以及涉案情况,因胡某否认参与作案,唐蕾将胡某拉到官渡派出所1楼一间办公室内,用警用橡胶棍殴打胡某双腿等部位,造成胡某大腿部位受伤。经鉴定,胡某构成轻伤二级。

  官渡区检察院认为:唐蕾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刑讯逼供,造成被刑讯逼供人胡某身体损伤达轻伤二级,应当以刑讯逼供罪追究唐蕾的刑事责任。

  法庭上,唐蕾当庭认罪。唐蕾说,2018年11月2日这天,他本该休息,却放弃了休息,主动到派出所加班。

  作为一个派出所代所长,为何要对嫌疑人进行刑讯逼供呢?唐蕾说,那段时期,两抢案件比较高发,每天都感到身上的压力很大,一心想把治安形势扭转过来。

  当时,被抓获的嫌疑人有好几个,胡某额头眉心处有个“天眼”文身,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此前,官渡公安分局在官渡派出所辖区内打处过“天眼”帮黑恶势力团伙,额头上文有“天眼”的人,实施过抢劫、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唐蕾对这些文有“天眼”的人特别关注。当他讯问胡某时,情绪比较激动,就用警用橡胶棍殴打胡某的双腿。

  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显示:2018年11月3日晚上,官渡派出所送胡某等几名嫌疑人到看守所拘留时,看守所的医生依照规定对胡某等嫌疑人进行身体检查时,发现胡某双下肢大腿中段,大腿大面积皮肤有外伤。体检医生问胡某,外伤是如何形成的?胡某称是被人打伤的。当晚,体检医生提出,要对胡某做进一步体检后才能收押。于是,民警把胡某带到昆明一家医院拍片检查,没有发现骨折。

  第二天,胡某被民警送到看守所拘押。他被关进看守所不久,大腿伤情出现恶化,被送到官渡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还进行了植皮手术。

  当唐蕾知道胡某在控告自己时,今年1月份,唐蕾便主动到昆明市检察院交代用橡胶棍殴打胡某的情况。

  随后,唐蕾找到胡某的代理人和家人,通过胡某的代理人沟通,向胡某表示道歉,与胡某积极协商,赔偿了胡某经济损失8万元,并取得了胡某的谅解协议。

  据了解,1998年,唐蕾参加工作,从警21年。案发时,唐蕾在官渡派出所担任代理所长已有1年多时间。

  法庭上,唐蕾的辩护人说,根据本案情节,请求给予唐蕾一个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

  唐蕾在最后陈述时说:“我作为一名公安民警、一名执法者,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知法犯法,给公安队伍抹黑,给老百姓造成损失,我感到非常内疚,也非常后悔……希望法庭给我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

  “我的新家在国门线上”边民互市赶集日上赶集的边民。人民网 程浩 摄 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曲水镇坝伞村以前没有一个叫“国门寨”的自然村,直到去年,散落在山里的37户133口人集中搬去政府投资建的新居,国门寨村民小组才算正儿八经在中(国)越(南)老(…【详细】

  “逢暴雨必淹”昆明主城痛点咋解?新闻路淹积水较深。 工作人员疏通排水口。 交警现场疏导交通。本版图片记者黄晓松摄 排水公司工作人员对明波立交桥下淹积水进行抽排。 防汛工作,关乎民生、事关全局、责任重大。每年雨季,昆…【详细】